最可爱的人|宁洋影业致敬抗“疫”逆行者

2020-03-03
湖北加油!中国加油!


1951年,现代作家魏巍撰写的报告文学——《最可爱的人》发布于《人民日报》。这篇字数并不多的简短小文随即在国内外引发了强烈反响。从此之后,解放军更是广泛地被人们亲切称为“最可爱的人”。



随着时代变迁,社会发展,“最可爱的人”所代表的群体也有所不同。放在今天,于情于理,我们都可以将全体在疫情一线作战的医护人员称之为“最可爱的人”。



新冠疫情发生以来,全国各地的“白衣战士”们毅然走向最前方,直面病毒威胁,以血肉之躯筑成“钢铁长城”,以一己之力,拯救生命,保卫人民。



在这场生命的保卫战中,有许多医护人员受到感染倒下,甚至永远离开了我们。面对灾难,趋利避害是人类的本能反应,但是对于他们而言,明知有艰难险阻,明知有危险困境,更要奋勇向前。



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,林则徐在1842年写成的这两句七言,成为了许多医护人员的座右铭。不是不害怕,不是不担心,但是强烈的责任感让他们冲在了前面。



他们之中,有以钟南山院士、李兰娟院士为代表的“国士”,但更多的却是许许多多我们不知姓名的医护工作者。


李兰娟院士


他们之中,有的已经参与过17年前抗击“非典”的战役,此次重新披挂上阵;还有许多,是青年人85后,甚至95后:有的在当年“非典”曾经见证过自己的老师、导师奋勇与病毒斗争,他们坦言,那时自己还是被保护的一员,现在是他们回馈社会的时候了。


四川省人民医院医护人员“请战书”


于是,长时间穿着防护服成为了家常便饭——而为了让每一套防护服使用率最大化,他们少喝水、少吃饭,密不透风的防护服遇上缺水缺氧的工作“环境”,许多医护人员换岗时都是筋疲力尽,体力不支。


于是,一张张洋溢着青春气息的面庞被道道口罩勒痕布满,鼻梁上也因为长时间佩戴口罩而破皮过敏。



于是,许多护士承担起了更多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工作,打扫卫生、照料患者日常生活,更不用说本质的医护工作。这都是为了尽量减少在医院流动的人员,让疫情更好得以控制。


他们都是与你我一样的普通人,没有超能力,没有金钟罩铁布衫,有时候也会感觉无力、有时候也会疲惫。但谁可以说,忘我工作、信念坚定的他们不是这个社会“最可爱的人”?



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,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。这一位位“民族脊梁”,就是我们抗“疫”胜利的信心与底气!


向所有逆行的医护人员们致敬!共同祝愿他们平安归来!